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 第二十五章我只是想,废了你。

"

荒虽然开启了写轮眼,但并未释放任何瞳术。

譬如被自己单手压制的这种货色,他根本没有心情去折磨、恫吓对方。

提及鼬,是令其出手的主要原因。

而开启写轮眼,则是因为他感觉有人在跟踪、注视着自己。

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从他离开族地后开始出现,并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且对方极其擅长隐匿,同时亦熟知这个村子的地形!

期间,荒曾借助街道的转角、分辨方向的时机不着痕迹地向后探查,但是,却一无所获,所见之处尽是有其他的物件阻挡着。

此刻,他就是想要通过这一场混乱,让那个人放松警惕,露出马脚。

“放开,放开风间!”

看着因呼吸不顺面颊涨得通红的同伴,终于有人从惊恐清醒。

明明风间的年岁更大,也执行过十几次任务,有着一定的实战经验,可竟然还是被瞬间压制!

这是怎样的恐怖实力?

不过,荒仍旧不为所动,他知晓分寸,绷紧的神经更是直接将周遭呱噪的声音屏蔽,只为能够找到那只隐匿在侧的窥视者。

‘找到了。’

荒的余光扫过一座粗壮木桩时骤然停下,其上绑着藤绳,平日里是用来给训练者做最基本的近战格斗训练用的。

但是,看起来使用的人很少。

年轻的忍者更倾向于去训练手里剑或是忍术。

而那道隐晦的目光就是从哪儿传来的,虽然视野中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但荒就是如此笃定。

毕竟,他的身法与隐匿技巧一点不弱。

“我说,快放开!”

突兀间,一道锋锐的刃芒划向荒的手臂。

能够成为忍者的家伙,哪怕仅有十几岁,都有超脱常人的心智。

荒收回了视线,已经锁定好窥视者的位置,那就没有其他什么好担心的了。

至于,那柄及近苦无

这般僵硬的握姿,有用?

少年不退反进,拖着比之高出稍许的猎物便抢在苦无落下之前,撞入了来袭者的怀中。

‘咳。’

剧烈的冲撞瞬间令对方咳出鲜血,手中的苦无咣当坠地之际,其整个人也打着滚跌至角落。

至于被当作盾牌的风间一,已然昏厥了过去。

毕竟在下忍所执行的任务里,基本就不会出现与忍者对抗的情况,而刚才的他,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荒的杀意。

这于之而言,自然是最好的逃避方式,不过,裤子上的一滩恐惧的水渍,就是不知道在醒来之后能不能逃避得了了。

那单勾玉将永远印刻在他的记忆中,无法被磨灭。

“早田君!”

“兄弟们,宇智波荒打不过同族的鼬,来这里欺负人,找存在感,大家一起上!”

咬牙切齿低吼瞬间将半个训练区点燃。

这片区域是属于下忍、以及学生的训练场,年龄相对较小,大多年轻气盛。

当然最要的一点,荒的卑劣之名已经传开,在忍者间讨论的热度已然超过了妖狐漩涡鸣人。

群殴这样一个不注重同族情谊的家伙,没有任何心里负担与压力。

尤其,对方还是向来骄傲的宇智波!

他们早就想要胖揍这一族了!

当然,也有更小的小小只一脸不屑的看着那帮做事不过脑子的下忍。

“这帮家伙真的是下忍?真是自找不快。”

“看来我有理由说服我爹不用上学了。”

坐在小土坡上的某个菠萝头,眼神中显露出一抹若有所思,嘴角也慢慢上扬。

“放弃吧,鹿丸。”

‘咔嚓、咔嚓。’

“吉乃阿姨会把你吊起来打的。”

‘咔嚓、咔嚓。’

一旁的小胖子疯狂的往嘴里塞着薯片,小小的眼睛里对视野中的那位少年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

听说,族内的菱大哥就是被那家伙一拳轰脱臼了。

“怎么说话呢!还想不想吃?不想吃就将薯片还给我!”

顿时,奈良鹿丸瞬间暴躁了。

在家中他一点不怕自己的老爹,因为执掌权势的是他的老妈

‘呼、呼’

训练场中央,宇智波躬着背脊喘着气,衣裳破损,有缕缕血痕从臂膀上蜿蜒而下。

他似乎有些疲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