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一八五
繁体版

15.壹伍之章(1/3)

    <scripttype="text/javascript">page_top();</script>

    强烈推荐:

    </strong>“这是怎么回事?”一期一振连忙上前接替了药研的位置,加州清光和鲶尾藤四郎也上前一起帮忙,好让明显受伤不轻的安定也休息一下。樂文小说|

    桃快步上前查看,烛台切光忠的护甲已经断裂,原本整洁平整的西装敞开着,内里白色的衬衫上满是血污,他腹部包裹着绷带,看得出来是药研做了紧急处理,但是这会儿,鲜血还是不断地渗出来,雪白的绷带早已被染红了。

    “我们遇到了从来没见过的敌人!”堀川国广带着惊慌的粉发小短刀秋田站在最后,他皱紧了眉头神色沮丧又愤怒,带着隐隐的不甘,“我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烛台切先生他决定垫后让我们先走……”

    “没见过的敌人?难道是检非违使?”一期一振神色凝重地问,随即又摇头,“若是检非违使,烛台切阁下不至于伤重至此。”

    “我太弱了……”小天狗红着眼眶咬唇低声道。

    桃没去管他们的对话,只径自指挥着其他刀剑,“你们,先把他放下来,平躺下。”

    刀剑们依言照做,小心翼翼地让身形高大的青年躺在地上,从腹部伤口处渗出的血液很快染上了他身下的泥土,让他看起来仿佛躺在血泊之上,很是触目惊心。

    小短刀们忧心忡忡地握紧了双拳,五虎退抱紧了小老虎脸色发白。

    ——总是念叨着要帅气潇洒,要注重外表的家伙,现在变得这么狼狈虚弱

    桃看看他,深吸了口气,伸出双手。

    ——花之馨息!

    平静的庭院当中,以桃为中心狂风乍起,吹得草木剧烈晃动起来,花瓣密集地随风旋转,离桃比较近的几把短刀们都被迫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躺在地上的青年,身体仿佛被一只看不到的手给稳稳地托了起来,变回了本体太刀的样子,桃花瓣覆盖在残破的刀身上,密密地包裹住了整把刀,然后仿佛融化一般渗入了刀身。

    半晌之后,风渐渐止息,随着“嘭——”的一声响,被托举在半空中的刀恢复成青年的外形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摔到地上,扬起一阵尘土。

    “咦、咦?”堀川国广一怔,连忙跑上前,“烛台切先生?烛台切先生?”

    药研藤四郎侧头看看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桃,也上前仔细查看了一番。

    “没事了,伤口已经全部愈合了。”他松了口气,清冷的目光终于显出几分柔和,他站起身来,面带着细微的笑意朝着紧紧盯着他的刀剑们宣布,“等醒过来就可以了。”

    “太好了——”加州清光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来。

    小短刀们欢呼雀跃,都跑上前围在了依旧昏迷中的青年身边。

    “您还好么?”

    一期一振看过来,有些犹豫地问道。

    “没事。”桃依旧皱着眉。

    “大将。”药研此刻也从正七手八脚要抬着烛台切往屋里走的刀剑们中间出来,站到了少女的身前。

    桃的神色看起来很不好,尤其是看到面前这个少年同样狼狈的模样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我和大和守可以自己去手入室。”药研如此说道。

    “是哦,虽然看起来有点夸张,其实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势啦~”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挥了挥胳膊,“您看,依旧很有精神哦~”

    “笨蛋!受了伤就安分一点啦!”加州清光瞪了他一眼。

    大和守安定笑了笑,挠挠头,这才看向桃,“主上不用管我们的,现在手入室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

    桃看看他,又看看接收到自己目光之后点了点头的药研,这才“嗯”了一声。

    “我困了,先去睡会儿,谁也别来吵我。”她撇撇嘴,语气不太好地吩咐道。

    随即,也不等几人反应,挥了挥袖子,就化作了无数的桃花,纷纷扬扬地朝着小坡上那棵花树的方向飞了过去。

    “主人她没问题吧?”加州清光望着远去的花瓣,原本轻松的神色终于隐去。

    “看起来,果然是有些勉强了啊,”一期一振叹了口气,“这位主殿,太过温柔了。”

    “一定没事的~”大和守安定晃了晃脑袋,忽然笑了起来,他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