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一八五
繁体版

71.接见宝岛代表(1/3)

    宝岛观察团的一行人一共有12个人,洪丰带着团员们陆续走下舷梯,来到了栈桥。在栈桥两边,荷枪实弹的兰芳国防军士兵站得笔挺,象一棵棵紫檀树。这把洪丰吓了一跳,这是要闹哪样?我们没得罪你们啊,干嘛一上岸就来这个?

    洪丰吃了这一吓,硬是愣在了栈桥的那头没敢走过来。远处马云飞一看,赶紧过来打招呼,“您就是宝岛观察团的团长洪丰主任吧?我是兰芳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马云飞,恭候大驾多时~”

    “嗯,我是洪丰。”洪丰还是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周围的士兵,

    “哦!”马云飞笑了,说道:“这次我国举行开国大典,有敌对势力蓄意破坏,象打各路观察团的主意。我们总统说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证国际友人和国际观察团的安全。诸位在兰芳期间,这些士兵会寸步不离的保护诸位。”

    听马云飞这么一解释,洪丰这才放心了不少,不会辨了辨这番话的味道,又觉得似乎这些士兵根本就是以保护为名,行监视软禁之实。不过,洪丰转念又一想,这穷乡僻壤的,自己也没打算到处转悠,赶紧把委员长交代的事情办完,早点回到宝岛去才是真的。

    马云飞安排了一辆卡车,赤道大酒店的员工带路,把宝岛观察团的成员们运到了赤道大酒店。赤道大酒店是眼下坤甸室内最好的酒店,不过在洪丰他们看来,这也就是一家普通旅店,和燕京、申城比起来,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

    宝岛观察团到达坤甸不到1个小时,美国白宫就得到了消息。约翰逊总统找来他的亲信麦克纳马拉,“这个常凯申又想干嘛?”

    麦克纳马拉说:“肯定和他的反攻华国计划有关。”

    新元60年代中期,宝岛白党视越战升级为游说美国支持其“反攻华国”计划的良好时机,通过各种渠道向美国灌输越战是一场“代理人”战争的理念,强调只有对华国大陆发动进攻才能从源头上切断北越的生命线兵纾缓越战困局,向美国提出“炬光五号”等对华国大陆的军事进攻计划,希望在华南开辟第二战场。约翰逊政府却力图避免另一场“韩战”,屡次拒绝白党出兵南越的要求。

    随着越战升级,美国国内对华舆论发生转变,出现“遏制而不孤立”等观点,官方也展示出对华国大陆缓和的姿态。宝岛当局千方百计加以阻止,它“绑定”美国的主要方式是在不直接出兵的情况下,对美国在越行动给予支持,以期阻止美国对华政策的可能转变。本可给白党“反攻华国”带来一丝曙光的越战,却促成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新动向。为遏制这种转变,宝岛当局又不得不协助美国在越南的行动,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悖论。

    虽然自新元60年代初以来,华国和苏联的分歧已由意识形态之争逐渐扩展到国家利益的对立,但华盛顿却一直担心华人红白两党的冲突将可能促使华苏之间逐渐扩大的裂痕走向重新弥合。因此,只要美国继续将分化华国和苏联关系作为其对华政策的根本目标之一,华盛顿决不会允许常凯申充当搅局者。随着美国在越南军事干涉的升级,华盛顿对台湾当局在东南亚的动态愈加警惕。加上美国由于在越南泥足深陷,国内又开始兴起反战运动,约翰逊政府希望获得亚太盟友的支持,以分担美国在越南的沉重负担。因此,美国也不敢对宝岛太过于打压。

    另一方面,常凯申自己也不争气,这年6月,常凯申在宝岛陆军官校召集军方基层以上干部,以官校历史检讨会为名义进行精神讲话,预备发动反攻,所有干部都已预立遗嘱,军方同时选择最适合发起登陆战的D日(D-Day),一周后(6月24日),军队在左营桃子园外海实施模拟登陆演习,但不幸五辆两栖登陆车(LVT)被浪打翻,数十人殉职。

    8月6日,宝岛白党海军剑门、章江两艘军舰出海执行海啸一号任务,运送特战人员,侦测宝岛军在大陆沿海实施反攻计划所需的情报。两舰在福建东山岛附近遭华国大陆鱼雷艇伏击沉没,均被击沉,第二巡防舰队司令胡嘉恒少将及170多名官兵阵亡,剑门号中校舰长王韫山等33人落海被俘,史称八六海战。

    美国情报机构显然没有将“八六海战”和常凯申反攻华国的企图联系在一起。海战的第二天,中央情报局认为,该海战只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其原因是宝岛海军“误入华国大陆领海”,而且没有引起华国军队的“激烈的军事反应”。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