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子好似又饿了。”

    回宫的路上,萧衍不断重复着这话,看着自家女儿小嘴老是扁扁的,不由心疼地催促着。伸手笑着就要去解萧鸢的衣物,被她笑骂了句没个正经这才悻悻地缩回手,勾着孩子小小的手指,玩得不亦乐乎。孩子被玩得不乐意了,皱皱小眉头,小手儿不停地挠着,干脆翻转肉滚滚的小身板一口就含住了萧鸢的胸,哼哼地开始吸吮了起来。

    马车上颠簸,孩子吃了会儿就吐奶了,吓得他们手忙脚乱的,好在这一路上有乳母照顾着,哄了会儿才算是好了。乳母笑着把孩子交到萧鸢手里,感慨了句:“小公主真是乖巧,这一路都不哭不闹呢。”

    回头看了萧鸢眉心微皱,萧衍就挥退了乳母,免得再说些别的触到了她的心结。

    抱着睡着的孩子,放到一边的小床上。

    回来后一手揽着她,看着她理了理衣襟,笑着又去垃开了个口子。原来是孩子喝奶只喝一半,奶水还不断地溢着,都沾湿了一大片衣物,照理说这衣物颜色很深,寻常人自是不会在意,反倒是让萧衍这只狼给看得清清楚楚了。

    拢了拢衣襟,不去理他。

    萧衍贼笑了几下,挪挪身子,哎呀一声后已经半趴在她身上了。

    他无辜地眨眼,耸肩示意他绝不是她想的那般:“是马车颠了,可不是阿衍扑上来的。”

    “哦?既然这样,你可以起来了。”挑眉,萧鸢经过了生产身子犯懒,就懒得和他耍嘴皮子了,随口回了,料想他也不会多作纠缠。

    哪料他一本正经地俯身说着:“既来之则安之,再说了,女儿不喝,当父皇的当然得善后了。”此刻的萧鸢浑身没劲,哪能和他较劲,不过几下就被他解了外衣。隔着衣服摸了摸,笑了,眼神温和,丝毫不染**,不过半瞬就板起了脸,他的眉是皱了又皱,“若是生个小子也让他喝奶,那不是亲到皇姐了?”刚想笑他和自己孩子计较,他就覆了上来,“不行,孩子有乳母,皇姐再也不准喂她了。”

    拨开她的一侧,萧衍划过小舌,惹得她胸前的肌肤上都起了小疙瘩。他用力一吸,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她好气地扯着他的头发,让他还敢不敢了。只是这番纠缠后,他还真的吸出了些乳汁,沾在他漂亮的薄唇上,饶有意味地舔了舔,故作沉思地缓缓道来。

    “难怪说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原来这真是个苦差事。”

    作势又要俯身了,萧鸢戳住了他的眉心:“不准了。”

    收住了她的手,嗯地应了下:“那皇姐要何时才能告诉阿衍,你何时喝的那个什么安胎药啊?”

    她心虚地咳嗽了下,这都是多久前的事了,他还那么斤斤计较,再说了,那日太医不过稍稍提起,当时他没说什么就以为他没甚在意,哪里知道这厮居然暗暗记下了。若说是王蕴之千里送来的,他的醋劲不知要发作到何时,只得随便扯了个谎,偷偷瞄了眼,舒缓了口气,还在他没有继续追问。

    哼了声,低头又是在她胸前一番埋头苦干。

    未了,还还使坏地轻咬了她胸前的红梅,看着她吃痛的样子,又温柔异常地舔着。

    “阿衍够了....”喝了几声,因她躺着用不出多少力气,这些声音听来软软的,更像是**,也难怪萧衍越发情难自禁了。她扯了扯他的脸蛋,怨道,“孩子的名都没想好,居然还想着别的事....”

    “那怎么是别的事?那可是阿衍这辈子最喜欢做的事情了。”他乐呵呵地帮着她拢好了衣物,还细心地掖好了每个衣角,到了小床边抱过了孩子,他抱的动作生涩而僵硬,惹得怀中的小公主不舒服地伸出小手想打人,粉拳胡乱动着,他骄傲地想着这就是他和皇姐的孩子,才多大就懂得动手了,长大了一定是鬼精灵。

    “我们的女儿自然是这天上的明月了,长大后会像皇姐这般,容华无双,所以就取容华二字,可好?”

    “我要抱抱她。”

    萧鸢深情地凝视着小容华,唇边轻念着几遍,盯了半天,她身子僵直起来,眼眉间蹙了层层阴霾,怎么都挥之不去。缓缓地叹气,再次吸气时,只觉心都在跟着酸涩了起来。轻柔地抚着小容华的头,她还这么小,还什么都不知道,忽然觉着眼睛生疼,这个孩子是不是在承受着他们的过错呢?

    “阿衍....我还没有听到容华的哭声呢。”

    她怕,真的还怕。

    即便世上无人知晓他们的事,可孩子.....到底是真真实实的。

    怀上容华之时她便有这样的担忧了,只是那时被阿衍的爱意包围着,她也是不做多想,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